曾受命当中共密使

2019-06-29 15:55

无论是大炼油项目生活基地还是奥运帆船赛事基地的商业开发,李薇均有染指。但其操控的多个项目向来低调,少为人知。

连陈云这样律己甚严,恪守党纪的元老,对家人、子女和身边秘书随从也一贯要求严格,可是他去世12年之后,当年每天随侍在侧、耳濡目染的大秘书竟然就公然放弃原则,利用职权,违规违纪。

《财经》记者获知,罗永明原分管青岛市的城建与规划,其涉及杜世成案从今年年初开始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罗的免职,显然正是有关部门深查陈同海、杜世成和李薇腐败案的延续。

《财经》报道,陈同海的“落马”,同杜世成的检举不无关系。 随着杜、陈两名省部级高官的案情渐次曝光,二人身后一个名叫李薇的女子也逐步浮出水面。

临终前他对在河北担任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儿子许永跃交代了处理后事的三点意见:一、丧事从简,不写任何生平事迹和评价材料;二、不举行任何告别仪式,不通知京外亲属和海外朋友;三、穿军衣。

李薇身世浮出水面

许永跃的父亲许鸣真,在军内、党内,以及台湾谈判对手等熟悉的人中,被亲热地叫作“许老爹”,曾受命当中共密使,前往台北去见1988年新当选爲台湾总统的李登辉。

1983年3月,年过“不惑”的许永跃被调到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第一书记的陈云身边,担任其政治秘书、陈云办公室负责人、党支部书记,经年不离左右。

随着对陈、杜、李三人腐败链的进一步深挖,链条终端将指向何方,目前尚无定论。国安部长为“高官公共情人”开方便之门

《财经》记者获知,杜世成案发后不久,李薇即于去年12月底被有关部门监视居住;目前已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

这是继杜世成案发后,青岛市又一被正式免职的高官。

最高决策层闻之大爲震惊,更大爲震怒,曾有领导批示要严肃处理。但是将所有情况调查一遍,又感到难以下手。爲难之处在於:许永跃主掌任国安部长达九年,掌握党和国家太多机密,如果处理不当,矛盾激化,就可能牵出更大范围的麻烦,收不了场。

今年8月被免去国家安全部长职务的许永跃

1997年十五大后,罗干成爲中央政法委书记,需要组织自己的班底,他和李鹏的目光投向了河北省委副书记许永跃。李鹏干满两届总理,主要支持力量就是陈云,他要对陈云的秘书投桃报李。1998年3月,许永跃荣升国家安全部长。

曾有报导称金人庆等11名高官陷进“情妇门”丑闻,根据目前调查,实际的情况还要严重,被“情妇门”丑闻拖住的高官,有十五、六位之多。这个黑色“雪球”正在越滚越大,到底最后会扯出多少高官,谁也不敢下断言,但又有多少事被瞒了下来?谁也说不清。

许永跃的父亲许鸣真曾担任陈赓大将的秘书;许永跃本人曾担任陈云的秘书,而陈赓和陈云,都曾经是中共第一个安全机关–“中央特科”的要角。许永跃当上“中央特科”的后继者国家安全部的部长,这实在是历史的宿命!

决策者深切地感到,情治安全部门,由於其保密性强的工作性质,常常处於不受监督的状况,给官员搞腐败、滥用权力造成了可乘之机。

李薇,1963年9月24日生,祖籍云南省昆明市,曾就读于深圳,后辗转入北京。曾与陈同海保持亲密私人关系,后经陈介绍相识杜世成,同杜之间亦建立亲密关系,并由此渗入青岛地产界。

1995年夏天,许鸣真去香港公干时感到不适,回京一检查,已是肝癌晚期,於10月2日去世。

知情人说,最后当局只好决定让许永跃下台退休,委派其副手耿惠昌接任,将此事草草画上一个句号。

“公共情人”李薇档案照片

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财政部长和国安部长被免,却有着十分微妙复杂的内在联系:他们都踏入了中国政坛上的“情妇门”–甚至,正是许永跃爲“高官公共情人”开了方便之门。

11月21日,《财经》发稿前夕,青岛政界再起风云:青岛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40次会议决定撤销罗永明青岛市副市长的职务。

这次许永跃出事,令中央决策层特别恼火的是,情报部门、国家安全部门,都属要害机构,居然接连有重要主管出事,出事的还都是被认爲家庭背景和本人政治条件都非常可靠的官员,前有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解放军总参情报部长)卷入赖昌星“远华案”受贿案,后有许永跃涉及金人庆等高官的“情妇门”事件,最近又传出解放军总政联络部(也是情报机构)的王光前大校被判死缓。

九年前,1998年,56岁的许永跃之所以能出任国家安全部长,是有其深厚的家世和人脉背景的。

许永跃到2007年7月满65岁,此时卸任,官方对外可以说是“届龄正常退休”,以免引起震荡,他就此无声无息地从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据多维月刊,2007年8月30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五项国务院人事任免,眼看要成爲政治局新贵的金人庆突然被免去财政部长一职,吸引了人们目光,纷纷猜测其马失前蹄的幕后原由,一时没有注意到同时被免去国安部长职务的许永跃。

)综合报道:新华社区消息,与原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等十多名高官有暧昧瓜葛、有“高官公共情人”之称的李薇,其后台靠山不仅有金人庆,许永跃更是凭借手中国安部长的大权,爲其大开方便之门:他不仅批准发给李薇到香港的有关证件、特别开销,更批准给她以“特别身份”–李薇摇身一变,以执行某种 “特别任务”的要员的名义出入香港,后來又取得香港居民身份。

这足以说明,对公安、国安系统加强整顿是多麽必要。